首页> 学界动态年
学界动态
新书架
大卫·莱伯曼丨《价值、技术变革与危机: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探索》
时间:2022-08-13 11:22:09    来源:CPEER    作者:CPEER    浏览量:379

《价值、技术变革与危机: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探索》



1992年,美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大卫·莱伯曼(David Laibman)的专著《价值、技术变革与危机: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探索》(Value, technical change, and crisis: explorations in Marxist economic theory)由劳特里奇出版社出版。该书的中译本列入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译丛,由龚剑翻译,预计将在年内出版。

 

 ff7037eec7b43810fc4aa132ca2fe60.jpg


目录

 

序言

致谢

第一部分 价值与剥削

第一章 价值与劳动:一项概念重构

第二章 资本主义价值转形

第三章 劳动、价值与剥削

第四章 生产劳动与非生产劳动

第二部分 积累与技术变革

第五章 技术变革与资本主义:一项概述

第六章 技术变革、实际工资与剥削率

第七章 最优技术变迁与有偏技术变迁:单部门情形

第八章 包含内生技术变迁的两部门增长

第九章 周期与危机:一项概述

第十章 利润周期与投资塌陷

第十一章 周期性增长与部门间动态

第十二章 从一致性路径到长期危机

第四部分 前资本主义与后资本主义

第十三章 生产方式与过渡理论

第十四章 对苏联的历史唯物主义阐释

第十五章 社会主义:价格、社会结构与劳动力价值

第十六章 迈向一个可行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

 

序言

 

大约三十年前,我刚刚投身政治活动,就确信需要寻找社会经济结构变迁的根源和原理,即社会解剖学。我还持有一种不可逆的观点,这是一种使所有批判性思维都具有革命性的观点:尽管在日常生活中,停滞和永恒在人们的印象中居于压倒性地位,事物的确在改变。它们在长期中缓慢变化,在关键时刻强有力地迸发:因此,社会图景(而不仅仅是物质环境和技术)不断演变,而且在未来某个时候肯定会无法辨认——正如此前几个世纪难以想象当今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社会现实。

 

自此,我养成了一种研究的习惯:研究资本主义社会的结构,研究资本主义社会在以往社会结构当中的根源,探究其自身转型的原理,以及探究我们能够辨识的、能够超越它的任何社会形式。

 

多年以来,我秉持这种可能令人难以接受的倾向,思考这幅宏大图景,在其中一些方面开展工作,详细审视了罗伯特·海尔布伦纳(Robert Heilbroner1985)所说的资本主义性质和逻辑:价值理论、价格理论、剥削理论、技术变革理论、周期理论与危机理论。尽管我们假设这些宏大问题能将这些探索的组合连接起来,使之具有一致性,但这绝不是显而易见的,我时常疑惑它们是否能够整合,以及何时能够整合。

 

显然可以。当有人建议我将不同时期撰写的一组文献收入一本书,使之更新以更为方便获得时,我意识到所收集的不仅仅是论文,而是一系列主题不同但又彼此相关、并且完成于不同时期的研究,随着时间推移,这些研究便形成了一系列论文。我相信这本书不仅仅是一系列论文的组合,正因为此,这本书得以面世。大约十七年前出版的论文经过再次检视和再次组织。书中第1316章是新撰写的,其他章节经过了修订,逐渐形成了一个整体。(在参考文献中,章节数用方括号表示,置于在有待讨论的章节形成当中起主要作用的论文之后)

 

我知道,我不可能从头开始思考这一切,甚至可以说,连很多小说都不是“一下子”构思出来的,如果我们相信它们的作者所坦承的那样。不过,纵观这本书,并且思考其中几个组成部分来源的多样性,我的确认为,这项已经完成的研究项目具有一定的组织完备性。第一部分透过价值理论的视角,重新审视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属性,即其“性质”。不过,第一部分也是对理论透镜本身,及其在现代经济学分析领域的再审视。从马克思主义的立场来看,这个主题是正统的,结论是开放的,我不能宣称价值范畴在资本主义社会理论和更广泛的社会经济构成中的作用已经完成。然而,我相信研究本身是有用的,它有助于人们组织对资本主义的思考,而不会屈从于对“自由市场”文化神话肤浅的重复。在这一过程中,我也在市场均衡福利的性质方面取得了一些成果,这将是并未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学家所感兴趣的。

 

本书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的主题是资本主义的“逻辑”或称“运动规律”。在此我将不会概括这些章节的内容,只是提到它们包含了一些例子,这些例子致力于对概念进行严格形式化,诸如有偏技术变革和长期危机,迄今为止,多数概念仍然没有得到正规的表述。我认为,构建模型对于揭示理论的基础,指出进一步检验理论和发展理论的路径,是有裨益的。

 

当我为本书第四部分拟定标题“前资本主义和后资本主义”时,并不自知也无意讽刺。“前”是指前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第13章),是指对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研究(第14章至第16章)。 不过,二十世纪最后十年的变化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前资本主义和后资本主义听起来像是宣示现存社会主义国家面临的困境,第16章直接提到了社会主义问题,并试图为重申社会主义愿景奠定基础。我不会鲁莽地预测苏联和东欧的短期发展进程,但我确实希望第四部分的论述对于持续观察和解释前苏联和东欧的发展有所裨益。

我相信,这些主题之间的关联及其呈现的渐进式结构,对读者而言是清晰可见的。不过,我没有尝试着消除章节中所有的紧张和“史实”。它们研究的时间不同,面对的受众也不同。异端情绪与正统情绪交织,面向专业经济学受众的正式演讲同面向左派受众的更具政治色彩的演讲融为一体,技术性的经济学参考文献不安地同马克思和之后的马克思主义作家文献列于一处。我希望,无论二者的相得益彰所带来会带来些什么创新,都会得以证实是对其他人有所裨益的,因为他们正在面对同样的问题。我也希望来自不同背景的读者能够在这份具有多样性的作品中,找到所需的介绍性解释(例如第2章和第5章)或是技术性的论证(例如第7章和第8章)。二者都贯穿始终。

 

我可能无法以合适的方式,通过出版物或直接联络而向本书产生影响的所有人表达谢意。在为这本马克思主义杂志工作的将近二十年间,我在《科学与社会》编委会的同事们一直是灵感和激励的源泉,数不尽的作者(无论他们的论文是否发表)为我提供了优先阅读论文的机会。我尤其要提到的是良师益友大卫·戈德威(David Goldway),他对我的影响无处不在,难以用任何一种方式加以概括。我从爱德华·内尔(Edward Nell)和埃德纳尔多·阿拉奎因··席尔瓦(Ednaldo Araquem da Silva)那里获得了对本书富有价值的批评和建议,令我惊讶的是,我最终接受了他们提出的所有修改意见。我为我的同事和通信者做了例行的开脱,因为我将打算以个人名义接受可能会出现的任何赞扬,以及为接受对批评(难以容忍的以及其他)带来的麻烦负全部责任。

 

本书道出了我关于马克思主义,关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关于面对当今世界作出选择的观点。在此我不再赘述,只会提到我对社会科学和政治领域进步的、科学的和人文主义研究项目的良好品质抱有前所未有的信心,对于人类运用其巨大的创造潜力克服人类发展障碍的能力抱有前所未有的信心,无论这些障碍来自外部环境,来自采用现代技术所担负的重任,还是来自过时和不负责任的社会安排。在当前流行的各种马克思“过时”喧嚣当中,能够证明马克思主义传统在学术和政治领域具有持续重要性的,莫过于如果不直面并吸收这一传统,用以探寻解决之道,就无法提出在面对当今重大疑难问题时持续取得进一步这一问题。

 

大卫·莱伯曼

1991年秋季于纽约


友情链接

邮箱:cjpe2013@163.com 邮编:200433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国权路600号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微信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归政治经济学40人网站所有 备案号: 浙备280445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