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界动态年
学界动态
新书架
演化与创新经济学译丛丨《技术革命与金融资本——泡沫与黄金时代的动力学》前言及目录
时间:2021-12-05 02:40:55    来源:CPEER    作者:佩蕾丝    浏览量:114

技术革命与金融资本——泡沫与黄金时代的动力学



丛书主编:孟捷 卢桑



微信图片_20211205144131.jpg


 

      卡萝塔·佩蕾丝已经推出了几部极富原创性的著作,这些著作有助于理解长期的技术转型,以及这种转型同更大范围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变迁的互动方式。本书可能是她最有原创性、也最能引起争议的一部作品。早在20世纪70年代,这些深层变迁就引发了佩蕾丝浓厚的兴趣,那时她还是一位研究石油行业的年轻学者,而石油行业在当时和现在都是她的祖国委内瑞拉的关键部门。在尝试解释1973 年所谓欧佩克危机的原因和后果过程中,她逐步确信全球经济已经开始了一种长期转变,从基于廉价石油的大规模生产经济走向基于廉价微电子产品的“信息经济”。微处理器的到来——芯片上的计算机——像一次大爆炸一样宣告了这种可能,佩蕾丝也得以在这一时期完成她在加利福尼亚的博士研究项目,而加州正是信息革命的前沿阵地。

      在这项研究以及后来同政府和工业部门合作的一些后续工作的基础上,她在1983年发表了一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论文。此文的标题——“结构性变迁与新技术在经济和社会体系中的吸收”——恰如其分地概括了它的内容。有三项理由可以说明这篇文章的重要意义。首先,此文指出重大的技术变迁不仅意味着一批新产业非同寻常地迅速成长,还意味着在长期内许多“旧”产业的新生,这些旧产业在新产业的影响下,找到了利用新技术并在组织和管理上进行变革的方法。佩蕾丝将关于生产体系(包括其组织、技术及其相互依赖性)的各种新的思维方式的结合,称作“技术一经济范式”(techno-economic paradigm)的变迁。伴随着每次重大技术革命的范式变迁,这一概念已为人们广泛接受。当阿兰格林斯潘在20世纪90年代开始用这一表述来解释当时美国经济的高涨之后则更是如此。

      佩蕾丝在这篇文章中做出的第二项贡献在于,她指出了一种影响整个经济的“元范式”(meta-paradigm)变迁,这种变迁包含着对新投入品非常广泛的利用。在每次技术革命中,无论是早年利用铁、煤、钢或是今天利用石油和芯片,这些投入品的生产都可能产生巨大的规模经济,由于经济的和纯技术的原因,随之大幅下降的价格常常变得非常有吸引力。

最后,佩蕾丝指出了为历史学家所知的“技术决定论”的某些谬误,她坚持认为,任何技术转型只能在社会变革、政治变革和管理变革的互动与合作中发生。这意味着范式变迁不仅在企业层面影响了管理和组织,同时也作用于整个社会和政治调节系统,并受到后者的反作用。这在教育和培训领域更为明显,因为对新技术的强大需求推动着变迁;在知识产权体制(商标、专利等)、公司法框架、安全规则甚至国际贸易与竞争方面也同样显著。所有这一切都可见证于“信息社会“的制度建设。佩蕾丝指出了要害所在,即不同国家和地区进行这种制度变迁的能力和愿望是不一样的,这取决于社会因素、政治因素和特殊的历史环境,以及其他社会的和政治的冲突和观念。

      在本书中,佩蕾丝甚至做出了更富于原创性和启蒙性的贡献。她考察了以下两者的互动关系,一方面通常被看作金融资本的那部分经济,另一方面是从其产生直至在经济结构和行为中起主导作用的新技术的崛起。在约瑟夫熊彼特的主要著作《商业周期》(1939年)中他虽然把经济增长的重要波动和技术变革解释为“连续的工业革命”,但仍然坚持认为成批的重大创新有赖于金融资本。事实上,他在书里谈金融比谈技术的篇幅还多,但令人不解的是,熊彼特的后继者们——通常以“新熊彼特派”(neo-Schumpeterians)之名为人所知——忽视了他这方面的工作。佩蕾丝以富有胆识的个性尝试着填补这一鸿沟。在网络“泡沫”已经凸显这一鸿沟之前,她早已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像熊彼特一样,佩蕾丝相信新技术早期的崛起是一个爆炸性增长时期,会导致经济出现极大的动荡和不确定性。风险资本家为获取高额利润的新可能性所鼓舞,这种可能性在新技术的最先运用中得到证实(佩蕾丝恰当地称之为“大爆炸”),他们迅速投资于新的活动和新的企业。然而,不确定性无可避免地伴随着这种革命性的发展,许多早先的预期都以失望而告终,金融投机产生的泡沫,与技术狂热症和“非理性繁荣”一起破灭了。新产业和新企业爆发性地兴起于一个仍被“旧”产业主导的环境里,因而这无可避免地成为一个存在巨大冲突的时代,许多经济学家称之为“结构性调整”阶段。佩蕾丝强调了新技术的扩散过程,并称之为“导入期”(installation period)。她进一步将它分为两个阶段:“爆发阶段”(irruption)和“狂热阶段(frenzy)在后一阶段,金融资本将投资倾注于各种新产业、新的活动和新的基础设施,投资是如此密集,致使这些新事物变得非常强大,以至于至少在那些领先的国度,日益明显地需要一套新的调节体制。

      最后,随着政治和社会变革的经验的积累,以及许多企业逐渐适应了新技术,新技术就成为日常生活的“常识”,导入期的紊乱状态可能让位于更加和谐的增长。佩蕾丝将这一增长阶段称为“展开期”(deployment),并进一步把它分成两个阶段:“协同阶段”(synergy)和“成熟阶段”(maturity)。展开期可能是一个建立在技术和制度框架彼此协调的基础上的、相对稳定而繁荣的发展阶段。虽然结构性失业很可能伴随着导入期,但许多国家会在展开期达到高就业水平。这一因素促使人们把展开期看作“黄金时代”或是“美好年代”,尽管在某些国家,测得的GDP增长在导入期的狂热阶段可能更高些。在展开期的成熟阶段,就(现在)已是相对老旧的技术或成熟的技术而言,其收益正在递减。一些一度充满活力的企业和经营活动像是患上了关节炎。工程师和经济学家同时观察到了收益递减的情况,而递减的收益引发了新一轮的导入期,人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下一代的重大创新上,它为工程师和金融家带来了更为激动人心的前景这一理论当然不是套在纷繁复杂的历史事件上的紧身衣。正如歌德在《浮士德》中所言:


      所有的理论都是灰色的,

      而金色的生命之树常青。


      佩蕾丝十分清楚金融、技术和政治变革的世界有多么复杂。她的四阶段模型并非一个还原论的模型,而是一种理清和考察历史进程的方法,其目的在于阐明某些一再发生的趋势,这些趋势可能现在就存在,也可能会帮助我们更好地解释和理解过去与现实。一株枝繁叶茂的绿树在春夏两季会是一幅美景,冬日里叶落后的树丛则通过它们稀少而优美的主干枝条展现出更多的生长结构和源头。

      我强烈地推荐这本引人入胜的著作,不仅向历史学家和经济学家们推荐,还向工程师、科学家、经理人、工会活动者和政策制定者们推荐,其实任何对我们复杂社会系统的过去和未来演化感兴趣的人都应当读读这本书。另一方面,它超越了熊彼特和他的大多数后继者的讨论:此书富有成效地研究了新技术扩散到“第三”世界的方式以及金融和债务在这种扩散中的作用。总之,它是一部激发思想和激荡人心的著作,应当获得世界经济各个领域的广泛关注。

克里斯·弗里曼

苏塞克斯大学

于SPRU(科学技术政策研究所)2002年1月

 

 

 

导论:一点解释


第一篇  作为相继出现的发展巨潮的技术革命


1.20世纪动荡的结尾

2.技术革命与技术-经济范式

3.技术革命的社会型塑

4.范式的传播:导入期和展开期

5.历次发展浪潮的四个基本阶段

6.不平衡的发展 与扩散中的时滞


第二篇  技术革命与金融资本的变化多端的行为


7.金融资本和生产资本

8.成熟阶段:前一浪潮结束时金融资本播下动荡之种

9.爆发阶段:金融资本与技术革命的恋爱

10.狂热阶段:自我满足的金融资本主宰赌场

11.转折点:反思、调整和彻底的转变

12.协同阶段:在整个生产结构中支持范式扩张

13.金融创新和制度创新的多变性质


第三篇  一再重现的事件序列,其原因及意义


14.事件发生的序列及其驱动力

15.在理论及政策方面的意义

结语  处于转折点的世界


后记


友情链接

邮箱:cjpe2013@163.com 邮编:200433
地址:上海市杨浦区国权路600号复旦大学经济学院


微信关注我们

版权所有:归政治经济学40人网站所有 备案号: 浙备280445645